• +86 19822661800
  • iprobin@qq.com

疯产姐妹解散了,但”疯产姐妹“商标还没有分

疯产姐妹解散了,但”疯产姐妹“商标还没有分

作者:叶枫

    2022年8月6日,拥有4300多万粉丝,点赞量超过7.6亿次的抖音网红疯产姐妹突然宣布解散分家,其中抖音账号归张小花所有,邵雨轩另开新号单飞。

    其中值得大家关注的一个知识产权问题就是,疯产姐妹不仅是抖音账号名称,也是在抖音短视频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商标,那么“疯产姐妹”的商标归谁?

    我们先来看下”疯产姐妹“商标的注册情况,经笔者搜索“疯产姐妹”商标被申请注册过43次,其中由邵雨轩与张佳丽共有的有效注册商标共18枚,剩下的疯产姐妹商标均由其他人申请注册,这些商标要么被商标局驳回,要么就是被抢注了。所以,属于邵雨轩和张佳丽(笔者猜测就是张小花)二人共同拥有的疯产姐妹商标一共有18枚。那接下来就涉及到商标权的分割及使用问题了。

    首先从商标查询的结果可以看到疯产姐妹的商标属于邵雨轩与张佳丽,根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二人可以共同享有和行使该商标专用权。如果邵雨轩与张佳丽商定该商标的归属问题后,可以到商标局去申请变更权属信息,如假设邵雨轩放弃该商标专用权,由张佳丽一人所有商标的专用权,那这个时候邵雨轩如再需使用疯产姐妹的商标就需要得到张佳丽的许可。但是如果二人未协商一致,这个时候怎么办呢?

     如果二人未达成商标专用权的归属,二人就都可以使用该商标,目前在《商标法》及相关法律中也未涉及到商标共有权的分割问题。但在实践中遇到最多的情况是,假设邵雨轩与张佳丽中的一人将疯产姐妹商标许可他人使用,这种情况是否被法律所允许。

     《商标法》及相关的法律对该问题也并没有进行规定,笔者经过搜索最高人民法院及其他法院的相关案例。

     最高法的观点是:商标权作为一种私权,在商标权共有的情况下,其权利行使的规则应遵循意思自治原则,由共有人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共有人不得阻止其他共有人以普通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

     首先,商标只有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中,与商品或者服务结合起来,才能起到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作用,体现商标的真正价值。如果因为商标权共有人难以协商一致导致注册商标无法使用,不仅难以体现出注册商标的价值,有悖于商标法的立法本意,也难以保障共有人的共同利益。

    其次,商标权共有人单独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一般不会影响其他共有人利益,其他共有人可以自己使用或者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该种许可方式原则上应当允许。商标权共有人如果单独以排他许可或者独占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则对其他共有人的利益影响较大,原则上应禁止。

    再次,根据商标法的规定,许可人应当监督被许可人使用其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被许可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因此,从保证商品质量和商标商誉的角度,商标权共有人单独进行普通许可,对其他共有人的利益一般也不会产生重大影响。退一步而言,即便商标权共有人单独进行普通许可造成了该商标商誉的降低,损害到了其他共有人的利益,这也是商标权共有制度自身带来的风险。在商标权共有人对权利行使规则没有作出约定的情况下,共有人应对该风险有所预期。最后,要求商标权共有人全部同意才可进行普通许可,无疑会增加商标许可使用的成本,甚至导致一些有价值的商标因共有人不能达成一致而无法使用。

    综上,商标权共有人在没有对权利行使规则作出约定的情况下,一般可以单独以普通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转自第(2015)民申字第3640号裁定书)。在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2018)豫02民初226号判决书中,引用了上述观点。

    据此,笔者认为,在商标的使用过程中共有人之间无法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使用商标需要考虑该行为是否会影响甚至损害其他共有人的利益。如商标共有权人可以自己使用或者以普通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商标,但是不能对商标以排他许可、独占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也不能单独对商标进行转让、质押,因为行使这些权利可能会损害其他商标共有权人的利益。

    实际上,商标共有的情形下,如果共有人能够做到行动一致可能还会好一点,但像疯产姐妹这种实际上已经分开的情况,估计以后在商标使用上会存在不少问题。

iprob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