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23年最新裁判:侵害软件信网权的案件,原告住所地法院可以管辖。

    对于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原告住所地法院究竟有无管辖权,最高人民法院于2022年8月22日在(2022)最高法民辖42号民事裁定书((2022)最高法民辖42号:侵害信网权案件,原告住所地没有管辖权,以下简称42号裁定)中认为:在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的管辖时,应当以信息网络传播权规定第十五条为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规定第十五条明确规定,只有在“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均难以确定或者在境外”的例外情形下,才可以将“原告发现侵权内容的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视为侵权行为地。

    最高院上诉裁定的观点可谓是颠覆式的,在以往,对于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原告住所地法院是有管辖权的,其主要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21年修正)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五条,根据上述条款的规定,可以得出:侵害信网权的案件属于网络网络侵权,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

   因此在实践中,对于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原告可以在其住所地起诉,法院一般也认同该做法。但是自从42号裁定出来之后,无论是法官还是知产律师,也都在默默地践行42号裁定的裁判精神。

   但是,在融冰团队最近代理的一起侵害计算机软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案件中,案号为:(2022)最高法知民辖终476号(以下简称476号裁定),最高院对于其上述裁判观点似乎又进行了修正​。

​    476号案件的基本案情并不负责:原告在其住所地起诉被告侵害其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行为,一审法院驳回被告的管辖权异议,被告不服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一审南京中院认为:本案案由为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本案中的被诉侵权行为是二一公司在互联网上发布和销售被诉侵权计算机软件的行为。该被诉侵权行为属于典型的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即侵权人利用互联网完整实施了直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被诉侵权行为的实施、损害结果的发生等均在信息网络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本案两原告的住所地均在江苏省南京市,即江苏省南京市可以认定为本案的侵权结果发生地,故南京中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最高院于2023年1月12日做出终审裁定认为:被诉侵权行为的实施和损害结果均直接发生在网络环境中,被诉侵权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因此,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人民法院可以据此确定本案的地域管辖。

​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476号裁定相对于42号裁定又做了进一步补充,这就是:对于侵害计算机软件的行为,尤其是整个侵权行为的事实和损害结果均发生在网络环境中的案件,原告住所地法院具有管辖权。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