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9822661800
  • iprobin@qq.com

评论

羊了个羊爆火,知识产权保护成难题,主创团队表示压力很大……

 羊了个羊是一款最近爆火的抖音小程序游戏,由北京简游科技有限公司推出。

用户只要登陆抖音搜索羊了个羊,就可以进入游戏。游戏规则也很简单,就是点击图标放入下面卡槽,只要有卡槽里有三个图标一致,那么就消除,如果卡槽沾满图标且没有三个可以消除,则游戏结束。

融冰玩了一下,发现这款游戏还比较有趣,尤其是游戏的第二关,估计已经玩了几十把了吧,但依旧没有通关,据网上资料显示,该游戏第二关的通关率不足0.1%,而目前在百度搜索羊了个羊,搜索结果已经超过1亿了,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但游戏爆火的同时,也给主创团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创始人坦言:没想到这款游戏会爆火,因人数太多,服务器两天崩三次,同时也有人质疑其抄袭了在线的游戏《3tiles》,在被质疑抄袭的同时,现在网上也出现了抄袭《羊了个羊》的游戏,甚至连外挂也有。

融冰团队在关注到这一事件的同时,也探究其背后的知识产权问题。

第一个问题,《羊了个羊》有无抄袭《3 tiles》

    《3 Tiles》是一款三消益智游戏,只需点按即可将方块放入堆槽中。三个相同的方块(例如三个草莓)即可匹配消除。融冰团队发现,《羊了个羊》的玩法与《3 tiles》几乎一致,仅是图标改变而已,那么这种游戏玩法的一致是否构成抄袭呢?

   对于消除类游戏而言,三个图标一致发生消除,融冰认为这是属于消除类游戏的基本玩法,但是在游戏界面中,游戏界面本身具有可版权保护的地方在于其设计的独创性,比如具体的背景、图标的样式以及各个图标之间的布局设计,经过对比我们可以发现,《羊了羊》和《3tiles》除了游戏功能图标的布局是一致以外,其他方面均不相同,而但就游戏图标布局本身而言,在布局(UI)比较简单的情况下,想寻求版权法的保护比较困难。

第二个问题,《羊了个羊》的背景音乐有无抄袭ilem的《普通disco》

   《普通DISCO》是2015年3月21日由“ilem”上载至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的原创Vocaloid中文曲。该曲由洛天依与言和演唱。 经过融冰团队对比,发现羊了个羊的游戏背景音乐确实使用了《普通disco》音乐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得到歌曲版权人的授权,这个是构成侵权的。

第三个问题,《羊了个羊》知识产权如何保护

    《羊了个羊》作为一款游戏,可以从版权和商标两块加以保护,版权部分可以将《羊了个羊》作为计算机软件进行保护,那么对于简游公司而言,需要进行计算机软件登记,而在商标保护这块,简游公司需要及时将羊了个羊注册商标。根据融冰团队的检索,目前尚未发现有在先注册的商标,不过考虑到商标检索系统的滞后性,最近几天或许已经有抢注的商标在提交中。

    综上,打铁还需自身硬,羊了个羊一方面被质疑抄袭,另一方面也被别人抄袭,但如果考虑到以后的法律维权,融冰建议还是要完善好自身的知识产权构建,游戏的背景音乐如果没有得到授权,后面被控侵权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疯产姐妹解散了,但”疯产姐妹“商标还没有分

作者:叶枫

    2022年8月6日,拥有4300多万粉丝,点赞量超过7.6亿次的抖音网红疯产姐妹突然宣布解散分家,其中抖音账号归张小花所有,邵雨轩另开新号单飞。

    其中值得大家关注的一个知识产权问题就是,疯产姐妹不仅是抖音账号名称,也是在抖音短视频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商标,那么“疯产姐妹”的商标归谁?

    我们先来看下”疯产姐妹“商标的注册情况,经笔者搜索“疯产姐妹”商标被申请注册过43次,其中由邵雨轩与张佳丽共有的有效注册商标共18枚,剩下的疯产姐妹商标均由其他人申请注册,这些商标要么被商标局驳回,要么就是被抢注了。所以,属于邵雨轩和张佳丽(笔者猜测就是张小花)二人共同拥有的疯产姐妹商标一共有18枚。那接下来就涉及到商标权的分割及使用问题了。

    首先从商标查询的结果可以看到疯产姐妹的商标属于邵雨轩与张佳丽,根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二人可以共同享有和行使该商标专用权。如果邵雨轩与张佳丽商定该商标的归属问题后,可以到商标局去申请变更权属信息,如假设邵雨轩放弃该商标专用权,由张佳丽一人所有商标的专用权,那这个时候邵雨轩如再需使用疯产姐妹的商标就需要得到张佳丽的许可。但是如果二人未协商一致,这个时候怎么办呢?

     如果二人未达成商标专用权的归属,二人就都可以使用该商标,目前在《商标法》及相关法律中也未涉及到商标共有权的分割问题。但在实践中遇到最多的情况是,假设邵雨轩与张佳丽中的一人将疯产姐妹商标许可他人使用,这种情况是否被法律所允许。

     《商标法》及相关的法律对该问题也并没有进行规定,笔者经过搜索最高人民法院及其他法院的相关案例。

     最高法的观点是:商标权作为一种私权,在商标权共有的情况下,其权利行使的规则应遵循意思自治原则,由共有人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共有人不得阻止其他共有人以普通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

     首先,商标只有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中,与商品或者服务结合起来,才能起到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作用,体现商标的真正价值。如果因为商标权共有人难以协商一致导致注册商标无法使用,不仅难以体现出注册商标的价值,有悖于商标法的立法本意,也难以保障共有人的共同利益。

    其次,商标权共有人单独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一般不会影响其他共有人利益,其他共有人可以自己使用或者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该种许可方式原则上应当允许。商标权共有人如果单独以排他许可或者独占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则对其他共有人的利益影响较大,原则上应禁止。

    再次,根据商标法的规定,许可人应当监督被许可人使用其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被许可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因此,从保证商品质量和商标商誉的角度,商标权共有人单独进行普通许可,对其他共有人的利益一般也不会产生重大影响。退一步而言,即便商标权共有人单独进行普通许可造成了该商标商誉的降低,损害到了其他共有人的利益,这也是商标权共有制度自身带来的风险。在商标权共有人对权利行使规则没有作出约定的情况下,共有人应对该风险有所预期。最后,要求商标权共有人全部同意才可进行普通许可,无疑会增加商标许可使用的成本,甚至导致一些有价值的商标因共有人不能达成一致而无法使用。

    综上,商标权共有人在没有对权利行使规则作出约定的情况下,一般可以单独以普通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转自第(2015)民申字第3640号裁定书)。在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2018)豫02民初226号判决书中,引用了上述观点。

    据此,笔者认为,在商标的使用过程中共有人之间无法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使用商标需要考虑该行为是否会影响甚至损害其他共有人的利益。如商标共有权人可以自己使用或者以普通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商标,但是不能对商标以排他许可、独占许可的方式许可他人使用,也不能单独对商标进行转让、质押,因为行使这些权利可能会损害其他商标共有权人的利益。

    实际上,商标共有的情形下,如果共有人能够做到行动一致可能还会好一点,但像疯产姐妹这种实际上已经分开的情况,估计以后在商标使用上会存在不少问题。

谭sir或许可以打一场《谭谈交通》的确权官司!

文/王晶

7月10日,谭乔发布微博称,自己主持的《谭谈交通》被全面下线,或面临数千万元巨额赔偿。

《谭谈交通》是一档交通普法类节目,在开播的十三年里(2005年-2018年) ,累计播出三千余期,《谭谈交通》中谭乔以其幽默风趣的主持风格,创造了很多经典的段落,也诞生了诸如“二仙桥需要走成华大道”等互联网热梗,因此谭乔也被广大网友亲切地称之为​谭sir。

作为《谭谈交通》主创人之一谭乔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的抖音账号下《谭谈交通》视频被迫下架,原因是遭遇到《谭谈交通》著作权人成都市广播电台的维权行动。

成都市广播电台的负责人表示,电视台长期以来没有对《谭谈交通》节目主张版权权利,但并不代表着任何个人可以随便侵权,其拥有《谭谈交通》的全部著作权。并且其已经授权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进行维权。

来自上游新闻

而谭乔表示《谭谈交通》由其本人原创拍摄,其作为唯一的创作者,其主要目的是传播交通知识,并且在创作之初就没有签订过任何的合同和协议,如果谭sir所述属实,那么谭sir至少是《谭谈交通》的共同作者之一。

来自谭乔的抖音

下面进入专业的著作权法分析环节。

第一,《谭谈交通》作为一档针对谭sir普法进行拍摄的电视节目,如果谭sir的相关对白并非系成都市广播电视台的创作所成,谭乔应当是这档节目台词这块的著作权人,而台词本身可以构成文字作品,举个例子,前段时间奥迪小满广告视频抄袭北大满哥的小满文案,就是属于对于文字作品的抄袭,因此,谭sir针对其口述的普法部分,可以享有相应的著作权。因此,针对《谭谈交通》这档节目,谭sir作为唯一的创作者,至少属于共同的著作权人。

第二,即便成都市广播电视台与当时谭sir隶属交通部门签订过所谓的版权协议,约定了《谭谈交通》的著作权归于成都市广播电视台,只要谭sir与成都市广播电视台或者交通部门没有签订过版权约定的协议,则谭sir依然是上述节目的著作权人之一。这是因为谭sir的节目主持所形成的作品最多属于普通的职务作品,如果交通部门没有跟谭sir针对上述作品单独约定权属,则交通部门无权将上述职务作品的权属转移给第三人。

《著作权法》(2020修订)第十八条规定

 自然人为完成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工作任务所创作的作品是职务作品,除本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外,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作品完成两年内,未经单位同意,作者不得许可第三人以与单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该作品。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职务作品,作者享有署名权,著作权的其他权利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享有,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可以给予作者奖励:

(一)主要是利用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物质技术条件创作,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承担责任的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计算机软件等职务作品;

(二)报社、期刊社、通讯社、广播电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创作的职务作品;

(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合同约定著作权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享有的职务作品。

根据上述法条的规定,我们可知,谭sir在主持《谭谈交通》时身份属于交警,并非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因此其所创作的职务作品(台词类文字作品),其著作权肯定不归属电视台,又因为其并没有利用交通部门的物质技术条件,所以也不属于交通部门的特殊职务作品。而《著作权法》第十八条第一款所规定的职务作品通常我们称之为普通的职务作品,而第十八条第二款所规定的作品,我们通常称为特殊的职务作品。两者的主要区别就是​前者著作权归于作者,而后者著作权归于单位。

第三,作为《谭谈交通》的共同著作权人之一,谭乔享有哪些权利呢?

《著作权法》(2020年修订)第十四条规定 

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

合作作品的著作权由合作作者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许可他人专有使用、出质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是所得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作者。

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对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享有著作权,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体的著作权。

根据上述法条规定,谭乔有权使用《谭谈交通》的视频,并且针对成都市广播电视台将《谭乔交通》独家许可给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行为,可以进行制止。

所以,谭乔应该和成都市广播电视台以及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一场著作权确认权属的官司,诉讼请求初拟如下:

1、请求确认原告谭乔系视听作品《谭谈交通》的著作权人。

2、请求判令成都市广播电视台停止将《谭谈交通》的著作权专有许可给成都游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3、请求判令成都市广播电视台和成都游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使用《谭谈交通》所得收益返还给原告谭乔。

所以,谭sir不必过虑​,可以考虑先打一场确权诉讼,问题应该不大。

果不其然,董宇辉被人注册商标了

文/王晶

果不其然,董宇辉三个字被人抢注商标了,果不其然,人怕出名猪怕壮,商标抢注又一桩!

当董宇辉在直播间卖大米的时候,阿拉斯加的鳕鱼在跃出水面的同时寻思着商标的注册类别。

当董宇辉又在直播间卖大米的时候,南太平洋的海鸥在掠过海岸的时候同时递交了一份恶意抢注申请。

当董宇辉还在直播间卖大米的时候,地球极圈五彩斑斓的同时董宇辉商标已经被抢注了。

但董宇辉,你不要担心,董宇辉商标不是他们想注册就能注册,而你想什么时候注册就可以什么时候注册。

只是不知道你和老俞有没有事先协商好相关知识产权的归属?

所以,这些抢注的商标注定又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看看去年抢注奥运健儿姓名商标的案例吧,有些商标代理机构还是不长记性。

没啥好说的!

继奥迪小满后,《只此青绿》再现像素级抄袭,舞蹈该如何保护知识产权

文/王晶

最近抄袭事件频发,5月21日是奥迪小满广告涉嫌侵权,5月22日《只此青绿》又被抄袭。以《千里江山图》为灵感创作的舞蹈诗剧《只此青绿》,在春晚舞台一炮而红。该节目以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切入点,“舞绘”《千里江山图》,展现了宋代美学的特征和服饰样式。(北京日报 评)

我们先捋一下时间线

5.22 下午稍早 浙江电视台少儿频道的微信视频号发布《双香径》视频,并打上“原创”标签;该舞蹈以“第二十一届中国茶圣节原创舞蹈”之名,发布于浙江少儿频道的视频号。与此同时,浙江少儿频道的公众号也做了相关介绍,“一段特意编创并展现径山禅茶文化,墨香、茶香意蕴的《双香径》舞蹈,开启了今年第二十一届中国茶圣节的序幕。”

5.22 下午 《只此青绿》导演周莉亚和韩真收到朋友转来的链接,《双香径》与《只此青绿》极其相似;

微博网友“Danica然然”将《双香径》和《只此青绿》视频同框对比

5.22傍晚 导演周莉亚发微博称其在提出质疑后被对方拉黑!

5.23 浙江电视台少儿频道发布致歉

本次事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保护《只此青绿》舞蹈?

首先 我国《著作权法》(2020年修正版)第三条规定:

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现的智力成果,包括:

(三)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

其中第三项明确规定了作品包含了舞蹈作品,所以可以很明确的是,舞蹈是可以作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受保护的。

而且《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也规定:

“舞蹈作品,是指通过连续的动作、姿势、表情等表现思想情感的作品。”

全国人大法工委在其《著作权法释义》中解释:

“舞蹈作品是指以舞谱形式或未以舞谱形式出现的仅可通过经提炼 、组织和艺术加工的人体动作、姿态、节奏、表情来表达思想感情的作品,如秧歌舞、芭蕾舞 、迪斯科等。”舞蹈作品不是指在舞台上的表演,而是指表演的舞蹈动作的设计等。

其次,舞蹈作品需要满足独创性的要件才可以受保护,2020年江苏高院《碇步桥水清悠悠》舞蹈侵权案的判决中认为舞蹈舞蹈独创性主要体现在以下这些方面:音乐、舞蹈、思想感情的表达(主题)、演员、灯光、舞美道具、具体形式(舞蹈结构、舞段及舞句),即从微观基础动作至宏观整体独创性艺术表达。

最后,在发生侵权的第一时间请记得先公证保全再进行维权。

是《只此青绿》不重视知识产权吗?

这个事件是不是说明《只此青绿》不重视知识产权吗?其实不然,只此青绿还是很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

商标方面:

最早商标注册情况:申请注册时间最早的是第“59222968”号商标,类别是第41类舞蹈培训、商业培训等。

“只此青绿”总共有95枚申请记录,其中最早且在舞蹈培训及表演类别上申请注册的是并非本案著作权人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有限公司,而是另一家“福建匠心巧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这是为何??也许是被抢注了!

经查询,最早申请的该枚商标此前经过异议阶段,已于前两个月2022年3月7日注册公告。

著作权方面

已进行版权登记,但是具体登记的内容不知道,而且作品类型也为美术作品。

再评奥迪小满广告翻车事件,哪有什么赢家?

文/王晶

昨天我写了两篇文章,分别从短视频文案的角度【1】 和著作权侵权比对的角度【2】点评了奥迪小满广告翻车事件。然后看到有人发文说这次事件【3】,无论是北大满哥、还是奥迪汽车都是赢家。

我刚开始看到时,觉得这简直是无稽之谈,但是看到作者的理由时,倒也能自圆其说,他说:

奥迪的目的是宣传。这一次奥迪二次上了热搜,北大满哥也上了热搜,满哥视频号也10+点赞;连那家广告公司也能跟着露脸。这恰好就是他们的目的。都说这家广告公司至少得赔偿多少多少的,我感觉,他甚至还能以此找奥迪加钱。不过,对于北大满哥那边,肯定是不好说辞的。

而我昨天中午看抖音北大满哥的粉丝还是370万左右,今天已经是430多万了,能在短短时间内涨粉这么多,我敢说跟本次事件有直接关系,而根据前述,好像北大满哥也确实是赢了,毕竟60多万的粉丝,还是有很大的商业价值的,但是这种说法又好像哪里不对。

最大的问题是,明明抄袭是一件很无耻的事情,因为抄袭出名了,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底层的价值观出了问题,我又看到另外一篇文章,是从广告从业者角度写的【4】,这位作者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奥迪广告抄袭事件,没有赢家”,他说”这次汹涌的流量反噬给奥迪经营多年的品牌价值致命打击……北大满哥也算个大V了,辛辛苦苦做传统文化被抄的裤衩都不剩没火,反而因为一次维权家喻户晓了。

其实我觉得这个作者说得特别有道理,在这个事件里根本没有赢家。

首先,这次事件受伤最大的是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从很多网友的评论来看,大家对于知识产权制度的认识几乎等同于文盲,去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纲要(2021-2035年)》其中建设促进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的人文社会环境,(十七)就明确指出:塑造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公平竞争的知识产权文化理念。加强教育引导、实践养成和制度保障,培养公民自觉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的行为习惯,自觉抵制侵权假冒行为。但从目前来看,培养公民的知识产权意识还是任重而道远。

其次,无论是北大满哥,还是奥迪公司,甚至是刘德华先生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北大满哥原创视频得不到保护,知识产权权益受到损害,奥迪公司没有认真审核视频的知识产权,进而使得侵权视频大面积传播,对于奥迪公司的品牌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得不偿失。

最后,这个事件的警示作用就是要尊重原创视频,要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但是培养公民的知识产权意识是关键,如果通过这个事件能让普通老百姓知道不能抄袭,也许才是这个事件唯一的意义。

参考:

【1】视频文案被指侵权,奥迪《小满》广告翻车,短视频文案该如何保护?

【2】那么问题来了,北大满哥有没有抄袭?基于法律的分析!

【3】奥迪小满广告抄袭|谁是背后的最大赢家?

【4】奥迪广告抄袭事件,没有赢家

那么问题来了,北大满哥有没有抄袭?基于法律的分析!

文/王晶

针对北大满哥指责奥迪广告视频抄袭其短视频文案,奥迪方面已经第一时间站出来致歉,并下架了相关视频。吃瓜群众好像已经认为确实是奥迪广告侵犯了北大满哥的原创短视频文案,且北大满哥就是相关短视频文案的原创作者。

但是,请注意我用了一个但是,几个小时后,就有人开始深扒北大满哥的文案,竟然得出了北大满哥也是抄袭的结论(相关链接在此),真的如此吗?我尝试着从法律的角度进行了一次分析,具体如下:

北大满哥的文案其实包括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关于小满这个节气的描述,并且北大满哥在自己的视频里也说了,其实自己很喜欢小满这个状态,所以他的网名一直叫做小满,这就是后来他被人称之为满哥的原因,第二部分是一首诗词,北大满哥说这首诗词是他18年写的,最早发于其18年的朋友圈。

以上,是基本事实。

我们先来看文字部分的描述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小满,但是有一样事情挺奇怪的,有小暑一定有大暑,有小寒一定有大寒,但是小满,一定没有大满,因为大满。不符合我们古人的智慧,小满的这一天,雨水开始增多,江河渐满,麦穗开始逐渐饱满。但是,还没有完全饱满,所以小满这种状态特别好,小满代表了一种人生态度,就是我们一直在追求完美的路上,但并不要求,一定要十全十美。所以从这个角度,小满其实是一年中最好的一个节气,也是我最喜欢的日子。

这段文字描述有网友扒拉出两个最早的版本。

第一个版本,是2017年 网友@yoli 尤林的版本,如下图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发现,北大满哥的文案中跟上述文字表述比较像的几句为,“有小暑就有大暑、有小寒就有大寒,……,因为大满不符合我们古人的智慧。”

比对下来:

(1)“有小暑就有大暑、有小寒就有大寒”

这句话跟2017年yoli 尤林一模一样,但即便北大满哥文案里的这句话跟在先的文字表述一样,我认为就这两句话而言,也不构成侵权,因为这两句话的表述并没有独创性,就好比说”香港是中国的“,除了这么说,你还能怎么说,并且这个属于公有领域的有限表达。所以我认为就这两句而言,北大满哥并不构成抄袭。

(2)“因为大满不符合我们古人的智慧”

这句话我认为表述跟2017年“这正是我们老祖宗的智慧”相比,无论是内容,还是表达上都不一样,虽然意思接近,但是根据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形式不保护思想的原则,北大满哥这么说一点毛病都没有,也不构成侵权。

综上,跟2017年的版本相比,北大满哥对于小满的文字描述并不构成抄袭,也不侵权。

第二个版本是2016年,我尝试着搜索,但发现已经被删除了。

我只能引用其他网友对第二个版本的截图来进行对比。

本图来自于:贩财局(链接进入)

大家可以看到,2016版本跟北大满哥的文案相比,差别还是挺大的,通篇比较的也是“有小暑就有大暑、有小寒就有大寒” ,第二个版本里的是”有小暑必有大暑,有小寒必有大寒“,但这句话我刚才已经分析过了,不构成抄袭和侵权。

因此,跟两个版本相比,北大满哥对于小满的文字表述部分都不构成抄袭,也没有侵犯这两个版本的著作权。

我们再来看,诗词部分。

花未全开月未圆

半山微醉尽余欢。

何须多虑盈亏事

终归小满胜万全。

这是整个文案中最有争议的部分,因为奥迪广告和北大满哥里都说了,这首诗是借用曾国藩的,但北大满哥又说了,后三句是自己写的。

根据我的检索,第一句话确实不是北大满哥写的,但也不是曾国藩写的,应该是北宋蔡襄写的,题目为《十三日吉祥探花》,全诗如下:

花未全开月未圆,

寻花待月思依然。
明知花月无情物,
若使多情更可怜。

后三句并没有找到更早的出处,没有证据证明不是北大满哥原创的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北大满哥引用了古诗,算不算抄袭呢?当然不算,首先,古诗作为作品,除了人身权可以无限期得到保护外,其他著作权已经超过了著作权法保护的期限,我国的著作权法对于作品的保护是有期限的,一般是保护到作者死后50年,超过50年就不保护了。其次,即便上述古诗没有超过保护期,北大满哥对于相关诗句的引用也属于合理使用,不属于侵权。

所以,不管怎么说,基于上述的法律分析,北大满哥并没有抄袭,也没有侵犯他人在先的著作权。

视频文案被指侵权,奥迪《小满》广告翻车,短视频文案该如何保护?

文/王晶

昨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满,奥迪汽车也顺势推出了一则汽车广告,在这则汽车广告中,刘德华先生非常诚挚地演绎了其对于小满的理解,尤其是结尾那首诗词”花未全开月未圆,半山微醉尽余欢,何须多虑盈亏事,人生小满胜万全“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大家纷纷转发朋友圈。

但没想到的,当天晚上北大满哥就发布声明,声称这则汽车广告中的文案是抄袭其去年发布的一则短视频文案,并且北大满哥还逐句对比了自己的短视频文案和奥迪汽车广告的文案,几乎是一模一样。

就在看瓜群众还在纷纷想是不是构成侵权时,今天早上奥迪公司发布声明,声明里虽然没有确认侵权,但就其向北大满哥和刘德华先生致歉来说,侵权这件事情基本上也是确定无疑了。

那么如何保护短视频文案呢,我们认为要做好三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做好原创,只有原创的作品才能得到保护,就比如在奥迪广告抄袭的这个事件里,北大满哥的文案还是有很高的原创性的,尤其是结尾那首诗,据说后三句完全是北大满哥原创。

第二件事,就是要留存发表证据,我们注意到在这个事件当中,有个无可反驳的证据就是北大满哥保存了2021年5月21日的视频证据,这个证据是比较重要的。

第三件事,要有知识保护的意识,首先要知道短视频文案是可以作为文字作品单独得到保护的,其次就是发生侵权后要第一时间进行取证,因为有些视频被删除后就找不到, 以后想起诉可能也会存在困难。

总而言之,这个事件也给广大的短视频从业者提了个醒,无论何时都不要抄袭别人的短视频。

只是有点替刘德华先生不值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