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9822661800
  • iprobin@qq.com

Monthly Archive 6月 2022

果不其然,董宇辉被人注册商标了

文/王晶

果不其然,董宇辉三个字被人抢注商标了,果不其然,人怕出名猪怕壮,商标抢注又一桩!

当董宇辉在直播间卖大米的时候,阿拉斯加的鳕鱼在跃出水面的同时寻思着商标的注册类别。

当董宇辉又在直播间卖大米的时候,南太平洋的海鸥在掠过海岸的时候同时递交了一份恶意抢注申请。

当董宇辉还在直播间卖大米的时候,地球极圈五彩斑斓的同时董宇辉商标已经被抢注了。

但董宇辉,你不要担心,董宇辉商标不是他们想注册就能注册,而你想什么时候注册就可以什么时候注册。

只是不知道你和老俞有没有事先协商好相关知识产权的归属?

所以,这些抢注的商标注定又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看看去年抢注奥运健儿姓名商标的案例吧,有些商标代理机构还是不长记性。

没啥好说的!

美国律师协会《职业行为示范规则2021版》对于律师执业中的利益冲突是如何认定的?

翻译:许馨梅

利益冲突问题一直是律师执业需要重点防范的执业风险,那么美国律师协会对于利益冲突问题又是如何规定的,我们可以借鉴一下美国律师协会《职业行为示范规则》中的相关规定,目前《职业行为示范规则》最新版为2021年版本,融冰团队许馨梅为此针对利益冲突一节进行了翻译如下​:

中文版:

《职业行为示范规则(2021年版)》

规则1.7-1.13

规则1.7 利益冲突:现有客户

(a) 除(b)款另有规定外,如果代理涉及到并存的利益冲突,律师则不可代理该客户。并存的利益冲突指:

(1) 代理某客户将直接对另一个客户不利;

(2) 一个或多个委托人的代理将受到律师对另一个委托人、前委托人、第三人责任或律师个人利益的重大限制。

(b) 尽管存在(a)款所述的并存的利益冲突,但在下列情况下,律师可代理该客户:

(1) 律师合理相信自己将能够为每位受影响的客户提供称职且勤勉的代理;

(2) 法律不禁止代理的;

(3) 该项代理不涉及在法庭审理的同一诉讼或其他法律程序中对该律师所代理的其他当事人提出的索赔主张;

(4) 每位受影响的客户均给予书面确认的知情同意。

规则1.8 利益冲突 现有客户:具体规则

(a) 律师不得与客户进行商业交易,或在明知的情形下获取对客户不利的所有权、占有权、担保或其他金钱利益,除非:

(1) 律师获得上述利益的交易及条款对委托人是公平合理的,并以委托人能够合理理解的方式以书面形式充分披露和传递;

(2) 以书面形式告知客户另外寻求独立法律顾问的可取性,同时给予客户合理的机会咨询独立法律顾问对此交易的建议;

(3) 客户以书面签署形式对交易的基本条款和律师在交易中的作用给予知情同意,包括律师是否在交易中代理客户。

(b) 除非客户给予知情同意,否则律师不得使用对客户不利的信息,除非本规则允许或要求。

(c) 律师不得向客户索取任何实质性的利益,包括遗嘱赠与,或以客户名义拟定文书,向律师或与律师有关的人提供实质性利益,除非该律师或其他受赠人与该客户有关。就本款而言,有关人士包括配偶、子女、孙子、父母、祖父母或与律师或客户保持密切家庭关系的其他亲属或个人。

(d) 在委托人的代理结束前,律师不得订立或协商任何给予律师与代理有关信息为基础的描写或叙述的文学或媒体权利的协议。

(e) 律师不得就未决或预期诉讼向委托人提供经济援助,但下列情况除外:

(1) 律师可以垫付其偿还视案件的结果而定的诉讼费用;

(2) 代理贫困委托人的律师可以代表该委托人支付诉讼费用;

(3) 无偿代理贫困客户的律师、通过非营利法律服务机构或公益组织无偿代理贫困客户的律师以及通过法学院临床或公益项目无偿代理贫困客户的律师可以向客户提供少量的食物、租金、交通费等利益以及药品和其他基本生活费。但律师:

(i) 不得承诺、保证或暗示在保留前提供此类经济利益,或作为保留后继续保持客户-律师关系的诱因;

  (ii) 不得向委托人、委托人的亲属或者与委托人有关联的任何人索取或者接受补偿;

(iii)不得宣传或宣传向潜在客户提供此类经济利益的意愿。即使本次代理有资格根据费用转移法规获得费用,也可根据本条规则获取财政援助。

(f) 律师不得因代理委托人而接受委托人以外的人的赔偿,除非:

(1) 委托人给予知情同意;

(2) 不影响律师职业判断的独立性,且不影响委托人与律师的关系;

(3) 与客户代理有关的信息已根据第1.6条规则的要求受到保护。

(g) 代理两个或两个以上委托人的律师不得参与对委托人的索赔或对委托人的索赔的综合和解,或在刑事案件中参与对有罪或无抗辩的综合协议,除非每个委托人以委托人签署的书面形式给予知情同意。律师的披露应包括所涉及的所有索赔或请求的存在和性质,以及每个人参与和解的情况。

(h) 律师不得:

(1) 订立协议以前瞻性地限制律师对委托人的医疗事故责任,除非委托人在订立协议时有独立代表;

(2) 与无人代表的委托人或前委托人解决此类责任的索赔或潜在索赔,除非该人以书面形式被告知寻求此类责任的可取性,并有寻求独立法律顾问建议的合理机会。

(i) 律师不得在其为委托人进行的诉讼事由或诉讼标的中取得所有权权益,但律师可以:

(1) 取得法律授权的留置权以保证律师费用及花销;

(2) 在民事案件中与客户签订合理费用的合同。

(j) 律师不得与委托人发生性关系,除非在委托人与律师关系开始时双方存在自愿的性关系。

(k) 当律师与律师事务所有联系时,上述(a)至(i)款中适用于其中任何一人的禁令应适用于该律所所有人。

规则1.9 对前客户的义务

(a) 以前曾在某事项上代理该客户的律师,其后不得在同一事项上或在实质上有关的事项上代理另一人,所谓实质有关指该另一人在该事项上的利益对该前客户的利益有重大不利影响,但如该前客户给予知情同意并以书面确认,则属例外。

(b)律师不得在与该律师以前有关联关系的商号先前代理客户的相同或实质上相关的事项中,在明知的情形下代理他人:

(1)与本人有重大利害关系的;

(2)律师获得了受规则1.6和1.9(c)条保护的与该事项有关的重要信息的人;除非原客户给予书面确认的知情同意。

(c)曾在某事项中代理客户的律师,或其现在或以前的事务所曾在某事项中代理客户的律师,其后不得:

(1)使用对前客户不利的与代理有关的信息,但本规则对客户允许或要求的情况除外,或在该信息已为公众所知的情况下除外;

(2)披露与代理有关的信息,但本规则允许或要求涉及客户的信息除外。

规则1.10 利益冲突的归责:一般规则

(a)虽然律师与事务所有关联关系,但当规则1.7或1.9禁止律师单独执业时,律师不得在明知的情形下代理客户,除非:

(1)该禁令基于被取消资格的律师的个人利益并不存在严重的风险,不会对该律师事务所剩余律师代理客户的工作造成实质性限制;或

(2)该禁令基于规则1.9(a)或(b)款,并源于被取消资格的律师与以前的公司的联系:

(i)对不合格的律师及时进行甄选,使其不参与任何事务,并且不从中分摊任何费用;

(ii)及时向任何受影响的前客户发出书面通知,以使前客户能够确定其是否遵守本规则的规定,其中应包括对所采用的筛选程序的说明;公司和被筛选的律师遵守本规则的声明;可在法庭上获得复核的声明;以及由公司迅速回应前客户关于筛选程序的任何书面询问或异议的协议;和

(iii)经筛选的律师和本事务所的合伙人应前客户的书面要求并在筛选程序终止后,在合理的时间间隔内向前客户提供符合本规则和筛选程序的证明。

(b)当一名律师终止与某律师事务所的合作后,该律师事务所不被禁止代理与该律师代理的、目前未由该律师代理的客户的利益有重大不利利益的人,除非:

(1)该事项与前关联律师代表委托人的事项相同或实质上相关;

(2)留在事务所的任何律师拥有受规则1.6和1.9(c)款保护的对该事项具有重大意义的信息。

(c)受影响的客户可根据规则1.7所述的条件放弃本规则规定的资格取消。

(d)公司内与前或现任政府律师有关联的律师资格的取消,适用规则1.11。

规则1.11 前任和现任政府官员和雇员的特殊利益冲突

(a)除法律另有明文准许外,曾担任政府公职人员或雇员的律师:

(1)受第1.9(c)条规限;

(2)在律师亲自参与并实质上作为公职人员或雇员参与的事项中,不得代理客户,除非有关政府机构以书面形式对代理人作出知情同意​。

(b)当一名律师根据第(a)款被取消代理资格时,该律师所属的律师事务所内的任何律师不得在知情的情况下就该事项进行或继续代表,除非:

(1)被取消资格的律师会被及时甄选出,使其不会参与有关事项,且无须分摊有关费用;

(2)及时向有关政府机构发出书面通知,以确定其是否符合本规则的规定。

(c)除非法律另有明确允许,当律师所掌握的信息是律师作为公职人员或雇员时获得的有关个人的政府机密信息时,不得代理在某一事项中其利益与该人相悖的私人客户,且在该事项中该信息可能被用来对该客户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本规则所称的”政府机密信息“,是指在适用本规则时,政府根据政府授权取得的、法律禁止向公众披露的或依据法律特权可不向公众披露的、公众无法获得的信息。该律师所属律师事务所,只有在该被取消资格的律师被及时甄别出不可参与该事项,并且没有从中分摊费用的情况下,才可就该事项进行继续代理。

(d)除法律另有明文许可外,目前担任公职人员或雇员的律师:

(1)受规则1.7和1.9约束;

(2)不得:

(i)参与律师在私人执业或非政府就业期间亲自和实质性参与的事项,除非有关政府机构以书面形式作出知情同意;

(ii)与以当事人身份或以律师身份为当事人就该律师以个人名义和实质上参与的事项进行私人雇佣谈判,但担任法官法律书记的律师除外。审裁官或仲裁员可根据第1.12(b)条的许可,并在第1.12(b)条规定的条件下就私人雇佣进行谈判。

(e)本规则中“事项”一词包括:

(1)任何司法或其他程序、申请、裁定请求或其他裁定、合同、索赔、争议、调查、控告、逮捕或其他涉及某一方或多方的特殊事项,以及

(2)有关政府机构的利益冲突规则所涵盖的任何其他事项。

规则1.12 前法官、仲裁员、调解人或其他第三方中立者

(a)除(d)款另有规定外,律师不得代理其亲自或实质上作为法官、其他裁判人员、书记员或作为仲裁员、调解人及他第三方中立者参与的事项有关的任何人,除非诉讼的所有各方以书面确认作出知情同意。

(b)如果律师亲自或实质上作为法官、其他裁判人员或仲裁员、调解人或其他第三方中立者参与过该事项,则不得与作为当事人一方或作为当事人一方律师的任何人员就雇佣事宜进行谈判。但若律师仅担任法官或者其他审判人员的书记员,可以与其亲自或者实质性参与事项的当事人一方或作为当事人一方的律师协商雇佣事宜,但必须事先通知法官或者其他审判人员。

(c)如律师因第(a)款被取消资格,则该律师所属的律师事务所内的律师不得在知情的情况下就该事项进行或继续进行代理,除非:

(1)该名不具备资格的律师被及时甄选出不得参与该事项,且并未从中分得任何费用;

(2)立即向双方及任何有关法庭发出书面通知,以使他们能够确定本规则是否得到遵守。

(d)在多成员仲裁小组中被选为一方当事人的仲裁员不被禁止随后事项中代理该方。

规则1.13 组织客户

(a)被某组织雇用或聘请的律师代理该组织应通过其正式授权的成员行事。

(b)如果某组织的律师知道某一官员、雇员或与该组织有关联的其他人正在进行诉讼,打算或拒绝就与该代理有关的违反该组织的法律义务的事项采取行动,或正在进行可合理归咎于该组织的违法行为,并且有可能对该组织造成实质损害,那么律师应根据该组织的最佳利益合理地采取必要的行动。除非律师有理由认为这样做不符合组织的最佳利益,否则律师应将该事项提交组织的上级主管部门,包括(如有必要)根据适用法律确定的可以代表组织行事的最高主管部门。

(c)除(d)款规定的情况外,如

(1)尽管律师根据(b)款的规定作出了努力,但代表本组织采取行动的最高主管部门坚持或没有及时和适当地处理行动或拒绝行动,这显然是违法的;

(2)如果律师有理由相信该违反行为必然会对组织造成重大损害,那么律师可以披露与代理有关的信息,无论规则1.6是否允许披露该信息。但前提是,在某种程度上律师合理认为有必要阻止对组织的实质性损害。

(d)第(c)款不适用于与律师代理某组织调查涉嫌违法行为、或为该组织及与该组织有关的官员、雇员或其他成员就涉嫌违法行为提出索赔进行辩护的有关信息。

(e)当律师合理地相信自己因根据(b)或(c)款所采取的行动而被解职,或在需要或允许其根据上述任何一款采取行动的情况下被解雇,应按照律师合理认为的有必要的方式进行,以确保律师的离职或退出通知到该组织的最高主管部门。

(f)律师在与组织的董事、高级职员、雇员、成员、股东或其他成员交易时,在律师知道或合理地应该知道该组织的利益与该律师所交往的其他客户的利益相抵触时,应解释该客户的身份。

(g)根据规则1.7的规定,代理某组织的律师也可以代理该组织的任何董事、高级职员、雇员、成员、股东或其他成员。该组织同意第1.7条规定的双重代表权,则该同意应由本组织的相关官员作出,而非由被代表的个人或股东作出。

英文原文​:

RULE 1.7: CONFLICT OF INTEREST: CURRENT CLIENTS

(a) Except as provided in paragraph (b), a lawyer shall not represent a client if the representation involves a concurrent conflict of interest. A concurrent conflict of interest exists if:

  (1) the representation of one client will be directly adverse to another client; or

  (2) there is a significant risk that the representation of one or more clients will be materially limited by the lawyer’s responsibilities to another client, a former client or a third person or by a personal interest of the lawyer.

(b) Notwithstanding the existence of a concurrent conflict of interest under paragraph (a), a lawyer may represent a client if:

(1) the lawyer reasonably believes that the lawyer will be able to provide competent and diligent representation to each affected client;

(2) the representation is not prohibited by law;

(3) the representation does not involve the assertion of a claim by one client against another client represented by the lawyer in the same litigation or other proceeding before a tribunal; and

(4) each affected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confirmed in writing.

RULE 1.8: CONFLICT OF INTEREST: CURRENT CLIENTS: SPECIFIC RULES

(a) A lawyer shall not enter into a business transaction with a client or knowingly acquire an ownership, possessory, security or other pecuniary interest adverse to a client unless:

(1) the transaction and terms on which the lawyer acquires the interest are fair and reasonable to the client and are fully disclosed and transmitted in writing in a manner that can be reasonably understood by the client;

(2) the client is advised in writing of the desirability of seeking and is given a reasonable opportunity to seek the advice of independent legal counsel on the transaction; and

(3) the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in a writing signed by the client, to the essential terms of the transaction and the lawyer’s role in the transaction, including whether the lawyer is representing the client in the transaction.

(b) A lawyer shall not use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representation of a client to the disadvantage of the client unless the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except as permitted or required by these Rules.

(c) A lawyer shall not solicit any substantial gift from a client, including a testamentary gift, or prepare on behalf of a client an instrument giving the lawyer or a person related to the lawyer any substantial gift unless the lawyer or other recipient of the gift is related to the client. For purposes of this paragraph, related persons include a spouse, child, grandchild, parent, grandparent or other relative or individual with whom the lawyer or the client maintains a close, familial relationship.

(d) Prior to the conclusion of representation of a client, a lawyer shall not make or negotiate an agreement giving the lawyer literary or media rights to a portrayal or account based in substantial part on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the representation.

(e) A lawyer shall not provide financial assistance to a client in connection with pending or contemplated litigation, except that:      

​(1) a lawyer may advance court costs and expenses of litigation, the repayment of which may be contingent on the outcome of the matter; and

(2) a lawyer representing an indigent client may pay court costs and expenses of litigation on behalf of the client; and

(3) a lawyer representing an indigent client pro bono, a lawyer representing an indigent client pro bono through a nonprofit legal services or public interest organization and a lawyer representing an indigent client pro bono through a law school clinical or pro bono program may provide modest gifts to the client for food, rent, transportation, medicine and other basic living expenses. The lawyer:

     (i) may not promise, assure or imply the availability of such gifts prior to retention or as an inducement to continue the client-lawyer relationship after retention;

    (ii) may not seek or accept reimbursement from the client, a relative of the client or anyone affiliated with the client; and

    (iii) may not publicize or advertise a willingness to provide such gifts to prospective clients. Financial assistance under this Rule may be provided even if the representation is eligible for fees under a fee-shifting statute.

(f) A lawyer shall not accept compensation for representing a client from one other than the client unless:

       (1) the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2) there is no interference with the lawyer’s independence of professional judgment or with the client-lawyer relationship; and

      (3)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representation of a client is protected as required by Rule 1.6.

(g) A lawyer who represents two or more clients shall not participate in making an aggregate settlement of the claims of or against the clients, or in a criminal case an aggregated agreement as to guilty or nolo contendere pleas, unless each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in a writing signed by the client. The lawyer’s disclosure shall include the existence and nature of all the claims or pleas involved and of the participation of each person in the settlement.

(h) A lawyer shall not:

(1) make an agreement prospectively limiting the lawyer’s liability to a client for malpractice unless the client is independently represented in making the agreement; or

(2) settle a claim or potential claim for such liability with an unrepresented client or former client unless that person is advised in writing of the desirability of seeking and is given a reasonable opportunity to seek the advice of independent legal counsel in connection therewith.

(i) A lawyer shall not acquire a proprietary interest in the cause of action or subject matter of litigation the lawyer is conducting for a client, except that the lawyer may:

   (1) acquire a lien authorized by law to secure the lawyer’s fee or expenses; and

   (2) contract with a client for a reasonable contingent fee in a civil case.

(j) A lawyer shall not have sexual relations with a client unless a consensual sexual relationship existed between them when the client-lawyer relationship commenced.

(k) While lawyers are associated in a firm, a prohibition in the foregoing paragraphs (a) through (i) that applies to any one of them shall apply to all of them.

RULE 1.9: DUTIES TO FORMER CLIENTS

(a) A lawyer who has formerly represented a client in a matter shall not thereafter represent another person in the same or a substantially related matter in which that person’s interests are materially adverse to the interests of the former client unless the former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confirmed in writing.

(b) A lawyer shall not knowingly represent a person in the same or a substantially related matter in which a firm with which the lawyer formerly was associated had previously represented a client

(1) whose interests are materially adverse to that person; and

(2) about whom the lawyer had acquired information protected by Rules 1.6 and 1.9( c) that is material to the matter; unless the former client gives informed consent, confirmed in writing.

(c) A lawyer who has formerly represented a client in a matter or whose present or former firm has formerly represented a client in a matter shall not thereafter:

(1) use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the representation to the disadvantage of the former client except as these Rules would permit or require with respect to a client, or when the information has become generally known; or

(2) reveal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the representation except as these Rules would permit or require with respect to a client.

RULE 1.10: IMPUTATION OF CONFLICTS OF INTEREST: GENERAL RULE

(a) While lawyers are associated in a firm, none of them shall knowingly represent a client when any one of them practicing alone would be prohibited from doing so by Rules 1.7 or 1.9, unless

(1) the prohibition is based on a personal interest of the disqualified lawyer and does not present a significant risk of materially limiting 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client by the remaining lawyers in the firm; or

(2) the prohibition is based upon Rule 1.9( a) or (b), and arises out of the disqualified lawyer’s association with a prior firm, and      (i) the disqualified lawyer is timely screened from any participation in the matter and is apportioned no part of the fee therefrom;

   (ii) written notice is promptly given to any affected former client to enable the former client to ascertain compli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is Rule, which shall include a description of the screening procedures employed; a statement of the firm’s and of the screened lawyer’s compliance with these Rules; a statement that review may be available before a tribunal; and an agreement by the firm to respond promptly to any written inquiries or objections by the former client about the screening procedures; and

   (iii) certifications of compliance with these Rules and with the screening procedures are provided to the former client by the screened lawyer and by a partner of the firm, at reasonable intervals upon the former client’s written request and upon termination of the screening procedures.

(b) When a lawyer has terminated an association with a firm, the firm is not prohibited from thereafter representing a person with interests materially adverse to those of a client represented by the formerly associated lawyer and not currently represented by the firm, unless:

(1) the matter is the same or substantially related to that in which the formerly associated lawyer represented the client; and (2) any lawyer remaining in the firm has information protected by Rules 1.6 and 1.9( c) that is material to the matter.

(c) A disqualification prescribed by this Rule may be waived by the affected client under the conditions stated in Rule 1.7.

(d)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lawyers associated in a firm with former or current government lawyers is governed by Rule 1.11.

RULE 1.11: SPECIAL CONFLICTS OF INTEREST FOR FORMER AND CURRENT GOVERNMENT OFFICERS AND EMPLOYEES

(a) Except as law may otherwise expressly permit, a lawyer who has formerly served as a public officer or employee of the government:

(1) is subject to Rule 1.9( c); and

(2) shall not otherwise represent a client in connection with a matter in which the lawyer participated personally and substantially as a public officer or employee, unless the appropriate government agency gives its informed consent, confirmed in writing, to the representation.

(b) When a lawyer is disqualified from representation under paragraph (a), no lawyer in a firm with which that lawyer is associated may knowingly undertake or continue representation in such a matter unless:

(1) the disqualified lawyer is timely screened from any participation in the matter and is apportioned no part of the fee therefrom; and

(2) written notice is promptly given to the appropriate government agency to enable it to ascertain compli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is Rule.

(c) Except as law may otherwise expressly permit, a lawyer having information that the lawyer knows is confidential government information about a person acquired when the lawyer was a public officer or employee, may not represent a private client whose interests are adverse to that person in a matter in which the information could be used to the material disadvantage of that person. As used in this Rule, the term “confidential government information” means information that has been obtained under governmental authority and which, at the time this Rule is applied, the government is prohibited by law from disclosing to the public or has a legal privilege not to disclose and which is not otherwise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A firm with which that lawyer is associated may undertake or continue representation in the matter only if the disqualified lawyer is timely screened from any participation in the matter and is apportioned no part of the fee therefrom.

(d) Except as law may otherwise expressly permit, a lawyer currently serving as a public officer or employee:

(1) is subject to Rules 1.7 and 1.9; and

(2) shall not:

(i) participate in a matter in which the lawyer participated personally and substantially while in private practice or nongovernmental employment, unless the appropriate government agency gives its informed consent, confirmed in writing; or

(ii) negotiate for private employment with any person who is involved as a party or as lawyer for a party in a matter in which the lawyer is participating personally and substantially, except that a lawyer serving as a law clerk to a judge, other adjudicative officer or arbitrator may negotiate for private employment as permitted by Rule 1.12( b) and subject to the conditions stated in Rule 1.12( b).

(e) As used in this Rule, the term “matter” includes:

(1) any judicial or other proceeding, application, request for a ruling or other determination, contract, claim, controversy, investigation, charge, accusation, arrest or other particular matter involving a specific party or parties, and

(2) any other matter covered by the conflict of interest rules of the appropriate government agency.

RULE 1.12: FORMER JUDGE, ARBITRATOR, MEDIATOR OR OTHER THIRD-PARTY NEUTRAL

(a) Except as stated in paragraph (d), a lawyer shall not represent anyone in connection with a matter in which the lawyer participated personally and substantially as a judge or other adjudicative officer or law clerk to such a person or as an arbitrator, mediator or other third-party neutral, unless all parties to the proceeding give informed consent, confirmed in writing.

(b) A lawyer shall not negotiate for employment with any person who is involved as a party or as lawyer for a party in a matter in which the lawyer is participating personally and substantially as a judge or other adjudicative officer or as an arbitrator, mediator or other third-party neutral. A lawyer serving as a law clerk to a judge or other adjudicative officer may negotiate for employment with a party or lawyer involved in a matter in which the clerk is participating personally and substantially, but only after the lawyer has notified the judge or other adjudicative officer.

(c) If a lawyer is disqualified by paragraph (a), no lawyer in a firm with which that lawyer is associated may knowingly undertake or continue representation in the matter unless: (1) the disqualified lawyer is timely screened from any participation in the matter and is apportioned no part of the fee therefrom; and (2) written notice is promptly given to the parties and any appropriate tribunal to enable them to ascertain compli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is Rule.

(d) An arbitrator selected as a partisan of a party in a multimember arbitration panel is not prohibited from subsequently representing that party.

RULE 1.13: ORGANIZATION AS CLIENT

(a) A lawyer employed or retained by an organization represents the organization acting through its duly authorized constituents.

(b) If a lawyer for an organization knows that an officer, employee or other person associated with the organization is engaged in action, intends to act or refuses to act in a matter related to the representation that is a violation of a legal obligation to the organization, or a violation of law that reasonably might be imputed to the organization, and that is likely to result in substantial injury to the organization, then the lawyer shall proceed as is reasonably necessary in the best interest of the organization. Unless the lawyer reasonably believes that it is not necessary in the best interest of the organization to do so, the lawyer shall refer the matter to higher authority in the organization, including, if warranted by the circumstances, to the highest authority that can act on behalf of the organization as determined by applicable law.

(c) Except as provided in paragraph (d), if

(1) despite the lawyer’s efforts in accordance with paragraph (b) the highest authority that can act on behalf of the organization insists upon or fails to address in a timely and appropriate manner an action or a refusal to act, that is clearly a violation of law; and

(2) the lawyer reasonably believes that the violation is reasonably certain to result in substantial injury to the organization, then the lawyer may reveal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the representation whether or not Rule 1.6 permits such disclosure, but only if and to the extent the lawyer reasonably believes necessary to prevent substantial injury to the organization.

(d) Paragraph (c) shall not apply with respect to information relating to a lawyer’s representation of an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an alleged violation of law, or to defend the organization or an officer, employee or other constituent associated with the organization against a claim arising out of an alleged violation of law.

(e) A lawyer who reasonably believes that he or she has been discharged because of the lawyer’s actions taken pursuant to paragraphs (b) or (c), or who withdraws under circumstances that require or permit the lawyer to take action under either of those paragraphs, shall proceed as the lawyer reasonably believes necessary to assure that the organization’s highest authority is informed of the lawyer’s discharge or withdrawal.

(f) In dealing with an organization’s directors, officers, employees, members, shareholders or other constituents, a lawyer shall explain the identity of the client when the lawyer knows or reasonably should know that the organization’s interests are adverse to those of the constituents with whom the lawyer is dealing.

(g) A lawyer representing an organization may also represent any of its directors, officers, employees, members, shareholders or other constituents, subject to the provisions of Rule 1.7. If the organization’s consent to the dual representation is required by Rule 1.7, the consent shall be given by an appropriate official of the organization other than the individual who is to be represented, or by the shareholders.

Teambition律师使用教程(二):如何通过Teambition进行律师团队工作任务协作

上一期教程,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Teambiton以及它能帮助我们实现什么样的功能,今天这篇文章主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如何通过Teambiton创建工作任务并进行协作。

在Teambion里的企业界面下,需要首先创建项目才能建立任务,那么什么是Teambition的项目呢,项目就是一段时间一类工作的汇总,比如说你可以针对单个案件创建项目,也可以针对整个律师团队某一年度创建项目,Teambition内置了很多项目模板,可供用户进行选择,通过模板创建项目比较简单,Teambiton里甚至内置了律所案件管理的模板。

融冰团队是针对年度进行的分类,一个自然年度一个项目,比如像今年的项目就叫融冰2022

新建一个项目之后,我们就可以在项目里新建任务分组,任务分组实际上就是对于工作的分类,拿融冰来说,融冰团队的工作分为争议解决、非诉案件、团队事务和品宣工作,每个工作组下面再建相应的任务。

比如融冰的非诉业务包括商标代理、法律顾问、法律咨询和专利代理四个任务,由于Teambition可以在任务里再建子任务,理论上跟电脑里的文件夹有点类似,因此我是建议在进入项目后可以直接看到的任务(如上图)可以作为一级任务,然后在一级任务里我们再建立相应的任务,但是融冰的争议解决这个任务组里的一级任务均是以当事人的命名的,一个一级任务就代表了一个案件,如果一个当事人有好几个案件,那么可以在一级任务建两个二级任务代表这两个案件,如下图所示:

在确定好一个案件的一级任务名或者二级文件名之后,如果涉及这个案件相关的工作,我们就创建在相应的一级任务或二级任务下面,这样也相当于是归类,以此类推,大家可以根据自己团队的情况建立相应的一级任务,之所以选择在一级任务或二级任务下面再建立相应的具体的工作任务,一则是为了保持主界面的一目了然,另一方面也是对工作的一个分类和整理。

任务完成后,就可以打勾表示完成,然后我们在项目的统计里面可以看到每个团队成员完成工作的数量统计,如下图:

任务里还可以添加工时,关于工时的添加和计算方法,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教程里讲解。

律师执业规范类法规法条汇编(涉及40部法律法规)(2022年最新版)【建议收藏】

    随着我国律师职业人数的迅速增长,律师因不规范执业所带来的行业处分和行政处罚的事件也越来越多。

    律师作为“最懂”法律的人群之一,平常都是替遇到法律纠纷的当事人出谋划策,提出各种规避法律风险的建议,但据融冰观察,很多律师对于自己执业中存在的各类风险却视而不见,比如说,婚姻纠纷的案件是禁止风险代理的,但有些律师仍然在代理协议中约定风险代理,再比如说,刑事律师不得公开案件相关资料,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有鉴于此,融冰在日常工作之余针对律师执业的规范展开收集,发现涉及律师执业风险的法规竟然多达四十部,试想,如果一名律师在不了解这些法规的情况就开始律师执业,跟裸奔没有本质区别。

    为此,融冰团队推出这篇《律师执业规范类法规法条汇编》,点击文中法规名称,即可通过超链接查看全文,强烈建议收藏。

一、核心法律、法条、司法解释

1、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2017年修正)

2、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2019年)

第二十二条    法官不得兼任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不得兼任行政机关、监察机关、检察机关的职务,不得兼任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事业单位的职务,不得兼任律师、仲裁员和公证员。

第三十六条    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两年内,不得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

法官从人民法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法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但是作为当事人的监护人或者近亲属代理诉讼或者进行辩护的除外。

法官被开除后,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但是作为当事人的监护人或者近亲属代理诉讼或者进行辩护的除外。

3、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2019年修正)

第二十三条  检察官不得兼任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不得兼任行政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的职务,不得兼任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事业单位的职务,不得兼任律师、仲裁员和公证员。

第三十七条  检察官从人民检察院离任后两年内,不得以律师身份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

    检察官从人民检察院离任后,不得担任原任职检察院办理案件的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但是作为当事人的监护人或者近亲属代理诉讼或者进行辩护的除外。

    检察官被开除后,不得担任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但是作为当事人的监护人或者近亲属代理诉讼或者进行辩护的除外。

4、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年修正)

     第四十四条  辩护人或者其他任何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违反前款规定的,应当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辩护人涉嫌犯罪的,应当由办理辩护人所承办案件的侦查机关以外的侦查机关办理。辩护人是律师的,应当及时通知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或者所属的律师协会。

5、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下)(2022年修正)

 第三百零六条 【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供、出示、引用的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失实,不是有意伪造的,不属于伪造证据。

  第三百零七条 【妨害作证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以暴力、威胁、贿买等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司法工作人员犯前两款罪的,从重处罚。中国刑事辩护网提供

  第三百零七条之一 【虚假诉讼罪】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第一款行为,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或者逃避合法债务,又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与他人共同实施前三款行为的,从重处罚;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第三百零八条之一 【泄露不应公开的案件信息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披露、报道不应公开的案件信息罪】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泄露国家秘密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公开披露、报道第一款规定的案件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零九条 【扰乱法庭秩序罪】有下列扰乱法庭秩序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 

  (四)有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等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

6、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21修改)

第一百一十四条 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

  (二)以暴力、威胁、贿买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贿买、胁迫他人作伪证的;

  (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被查封、扣押的财产,或者已被清点并责令其保管的财产,转移已被冻结的财产的;

  (四)对司法工作人员、诉讼参加人、证人、翻译人员、鉴定人、勘验人、协助执行的人,进行侮辱、诽谤、诬陷、殴打或者打击报复的;

  (五)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

  (六)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

  人民法院对有前款规定的行为之一的单位,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7、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2017年修正)

第五十九条  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训诫、责令具结悔过或者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十五日以下的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人,对人民法院的协助调查决定、协助执行通知书,无故推拖、拒绝或者妨碍调查、执行的;

    (二)伪造、隐藏、毁灭证据或者提供虚假证明材料,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

    (三)指使、贿买、胁迫他人作伪证或者威胁、阻止证人作证的;

    (四)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

    (五)以欺骗、胁迫等非法手段使原告撤诉的;

    (六)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人民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或者以哄闹、冲击法庭等方法扰乱人民法院工作秩序的;

    (七)对人民法院审判人员或者其他工作人员、诉讼参与人、协助调查和执行的人员恐吓、侮辱、诽谤、诬陷、殴打、围攻或者打击报复的。

    人民法院对有前款规定的行为之一的单位,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罚款、拘留须经人民法院院长批准。当事人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

8、法释[2018]17号 | 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8年)


第六条  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等诉讼参与人与他人通谋,代理提起虚假民事诉讼、故意作虚假证言或者出具虚假鉴定意见,共同实施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前三款行为的,依照共同犯罪的规定定罪处罚;同时构成妨害作证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9、法释[2019]19号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九十八条 对证人、鉴定人、勘验人的合法权益依法予以保护。

当事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伪造、毁灭证据,提供虚假证据,阻止证人作证,指使、贿买、胁迫他人作伪证,或者对证人、鉴定人、勘验人打击报复的,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现《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进行处罚。

二、部门规章、政策性文件


1、关于反对律师行业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1995年)

2、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2006年)


3、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管理办法(2007年)


4、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管理办法(2007年)


5、律师事务所名称管理办法(2010年)

6、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办法(2010年)


7、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2010年)


8、律师事务所证券法律业务执业规则(试行)(2011年)

9、律师事务所证券投资基金法律业务执业细则(试行)(2011年)


10、律师事务所从事商标代理业务管理办法(2012年)

11、律师执业管理办法(2016年)


12、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2018年)


13、律师和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管理办法(2019年)

14、关于加快建立律师诚信制度的通知(2002年)


15、关于进一步加强律师职业道德建设的意见(2014年)

16、关于进一步加强律师协会建设的意见(2016年)

17、关于进一步加强律师惩戒工作的通知(2017年)


18、关于进一步清理规范政府定价经营服务性收费的通知(2019年)


19、关于进一步规范律师服务收费的意见(2021年)


20、关于进一步规范法院、检察院离任人员从事律师职业的意见(2021年)

三、行业规范
1、律师职业道德与执业纪律规范(全国律协2001年)

2、关于律师办理群体性案件指导意见(全国律协2006年)


3、律师执业年度考核规则(全国律协2011年)

4、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律师行业惩戒工作的意见(全国律协2011年)

5、律师职业道德基本准则(全国律协2014年)


6、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试行)(全国律协2017年)

7、律师业务推广行为规则(试行)(全国律协2018年)

8、律师执业行为规范(试行)(全国律协2018年)

9、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纪律处分实施办法(试行)(证券基金协会2019年)


10、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实习管理规则(全国律协2021年)


11、上海市律师协会律师执业利益冲突认定和处理规则(2019年)

当律师被执业打假人盯上后

文/王晶

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但又是确确实实发生的事:律师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了。

首先看一则来自朋友圈的新闻

简单来说,职业打假人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诱使律师不规范执业,比如说私下收费等,然后向司法行政部门投诉,最后以律所或律师赔偿撤回投诉的方式进行所谓的打假。

看了上述的新闻,我不由得从内心发出“赞叹”:真是艺高人胆大!

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部分律师存在执业不规范的情形,我联想到律师袍的穿着规范,《律师出庭服装使用管理办法》第四条规定:律师出庭着装时,应遵守以下规定:

  • 律师出庭服装仅使用于法庭审理过程中,不得在其他任何时间、场合穿着;

第十三条规定:对违反本办法的,参照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协会会员处分规则》,由律师协会予以训诫处分,情节严重者,予以通报批评。

我们再看看那些做普法视频的律师,有多少是穿着律师袍普法的呢?

所以有时候无畏是来自于无知,很多律师在执业前确实没有很全面地了解律师执业的风险,有时候违规了甚至都不知道。

其实律师被职业打假人或者骗子盯上也不是一天两天,这类案件屡见不鲜,比如有人冒充律师事务所主任要求律所财务汇款

还有人冒充客户进行所谓的律师法律服务招投标,然后要求律师缴纳投标保证金的,所以即便是最懂法律的律师,有时候也会出现医者不能自医的情况,还有一些骗子利用了年轻律师缺乏案源又急于成案的心理进行诈骗。

在去年,重庆就发生过一起女子分饰多角以上千万纠纷案需要请律师为由的诈骗案件。该女子放长线钓大鱼,2015年认识该律师并取得信任后,一直保持联系,直到2016年才开始编造各种借口实施诈骗,一直到2020年7月,总共骗取赵某1079757.43元。

所以,归根结底,律师也是人,除了法律知识可能比常人丰富点,面对骗子层出不穷的诈骗手法,有时候真的防不胜防。

面对前述的职业打假人,最好的规避措施就是规范执业,只有规范执业了,才能让职业打假人无假可打。

Teambition律师使用教程(一):Teambition初步介绍

文/王晶

从2018年接触Teambition以来,融冰一直使用teambition来开展团队任务的协作、监控、统计等工作,为了把这款优秀的协作工具软件介绍给更多的律师朋友,融冰决定针对Teambition在律师工作中的实际应用写几篇教程。本文是第一篇。

本篇教程主要对Teambition做一些初步的介绍

  • 什么是teambition

Teambition是一款协作工具,就如同Teambition在官网上所宣传的那样:轻松完成工作事。轻松记录要做的事,并与伙伴实时同步进展。让彼此清楚地了解项目整体情况及事项优先级,从而完成目标。

Teambition可以帮助律师团队实现一下功能

  1. 建立、分派、统计工作任务,并可以设置截止期限进行提醒,同时可以在任务中附加各类文件文书、并可以在任务下面进行评论。
  • 可以在任务中登记工时,teambition可以查看每日工时的构成,了解团队每个律师的贡献。
  • Teambition可以协助律师团队建立文件库,可以将律师团队常用的文书共享至文件库。
  • Teambition可以登记开庭、会议日程,并可以在日程中设置相应的地点以及提醒时间。
  • Teambiton可以建立wiki知识库,并且具有非常丰富的扩展应用

6、10人以下律师团队免费!

  • 关于Teambiton的注册与安装

目前Teambition提供网页版、安卓版和ios版,同时还可以绑定微信,通过微信进行提醒,可以实现多场景下的移动办公。

Teambiton的注册很简单,可以支持手机号、微信号等常规登录方式。由于Teambition是以项目作为基本的工作单位的,因此注册完了之后需要进入到具体的企业的某一个项目。如果我们是被邀请进入到某个项目(比如在负责人已经创建好项目的情况下),有的人会发现找不到那个项目,这个问题的主要在于可能没有将登录所进入的界面从个人切换为企业。

本期教程到此,下一篇讲讲如何在Teambiton建立项目、工作组以及建立具体的工作任务。

律师的专业究竟体现在哪里?

文/王晶

执业这么多年来,比较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在今年才完完整整看完大卫·梅斯特写的《专业主义》这本书,也正是因为这本书,我对于什么是专业律师有了新的认识,这些新的认识我迫不及待地想分享给大家。

在我们传统的观念里,专业律师和万金油律师好像是相反的一对词,我们所指的专业律师通常是从事某一专业领域的律师,比如建筑房地产律师,比如知识产权律师,这里的专业更多的是指技术层面的,而我们说一个律师专业,通常也是指他在处理某类问题时经验更丰富,我们几乎很少从服务的态度或感受去评价一个律师,如果我们把服务态度作为一个律师是否专业的衡量标准时,会发现我们对于专业律师的认知可能是颠覆性的。而万金油律师在我们律师看来往往是什么类型的案件都做的律师,但如果也从服务态度的角度去评价万金油律师的话,同样会发现我们对于万金油律师的认知也是颠覆的。

在大卫·梅斯特看来,专业主义是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系列技能。举个例子,有个律师A擅长处理建筑房地产的案件,但是他很忙,忙到了几乎没有时间跟客户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虽然最后案件处理得很漂亮,但是当事人心里总觉得没有得到律师的尊重,请问律师A是不是专业律师?再举个跟律师没有关系的例子,你到洗车行去洗车,这家洗车行洗车洗得很干净,但是你每次去都要排队,每次排队的时候只能站着那里等,店里的员工忙得根本没有时间招待你,请问你是否觉得他们的服务专业?其实上面这两个例子里的问题,我觉得答案都是否定的。这是因为我们评价律师是否专业时,仅仅是站在律师的角度,并没有站在客户的角度,因为技术层面的勤奋不能掩盖服务态度的懒惰,所谓的专业也可能仅是我们律师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在客户看来,律师和医生一样,都是专业的,客户是没有办法分辨哪位律师处理案件更丰富,他在挑选律师时可能会去考虑这个律师的执业年龄、曾经代理过的案件,但是一旦选择了某个律师,其对于律师是否专业的评价完全来自于服务感受。我们就拿错别字来说吧,在一个律师撰写的法律意见里出现了错别字,请问这是技术层面还是服务态度,我认为属于服务态度,如果客户看到这个错别字,他肯定会觉得律师没有用心,那么一个没有用心的律师怎么可能是一个专业的律师呢,再比如,一个律师第一次和客户见面时没有穿正装,甚至有点邋遢,请问,这个客户会觉得这个律师专业吗?这位律师没有着正装,是因为技术层面还是服务态度呢?显然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穿,这其实就是服务态度的体现。

因此,当我们用服务态度去评价一个律师是否专业时,这个标准更具有现实意义,由此不由得让我们用这个标准再去审视所谓的万金油律师,然后得出的结论竟然会令我震惊,那就是很多“万金油”律师更具备服务态度和服务意识。我认识很多小县城的律师,他们受限于执业的城市,处理的案件比较凌乱和复杂,在很多律师看来,这其中不乏大家口中所谓的万金油律师,但是如果你深入和他们沟通,你会发现他们的客户一般都维系得很好,很多客户都是服务了很多年的,好到了律师到客户那里拜访就像走亲戚,而客户对于律师无比信任。有人对于吃吃喝喝去搞关系这一套很不屑,但是对于维系客户关系来说,对于提升客户的服务体验来说,吃吃喝喝也许更具有意义。由此可见,这么多年,我们对于专业律师和万金油律师一直存在极大的误解。

实际上在看完大卫·梅斯特的《专业主义》之后,我随即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及时回复客户的每一条信息和接听客户的每一通电话,我们得像一个服务者,尤其是现在行业内卷得如此厉害的时候。当然,我这里强调律师要具有服务意识,要有服务态度,并不否认律师可以放松自己技术层面的提升,技术层面是根本。

所以,作为律师的我们跟高级餐厅里端盆子的服务员有什么区别呢。

行政执法案件中假冒专利及违法所得认定

文/郝泽春

假冒专利作为一种违法行为,既有行政法的规制,也有刑法的最后惩罚,但在实践中,知识产权律师涉及假冒专利的案件并不是很多,对于在广告中进行假冒专利的行为,其既可能涉及违反专利法的相关规定,也可能违反了广告法的规定,并且如果不法行为人仅仅是进行宣传而并没有在产品上进行标注,则违法所得如何计算,值得进一步探讨。
假冒专利认定及其相应的行政和刑事责任
一、对于假冒专利的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实施细则》(2010修订,以下简称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规定了假冒专利行为的几种情形,包括:
1、在未被授予专利权的产品或者其包装上标注专利标识,专利权被宣告无效后或者终止后继续在产品或者其包装上标注专利标识,或者未经许可在产品或者产品包装上标注他人的专利号;
2、销售第(1)项所述产品;
3、在产品说明书等材料中将未被授予专利权的技术或者设计称为专利技术或者专利设计,将专利申请称为专利,或者未经许可使用他人的专利号,使公众将所涉及的技术或者设计误认为是专利技术或者专利设计;
4、伪造或者变造专利证书、专利文件或者专利申请文件;
5、其他使公众混淆,将未被授予专利权的技术或者设计误认为是专利技术或者专利设计的行为。”
实践中,在产品或者产品的包装上标注专利标识是最常见、主要的构成假冒专利行为的方式,主要包括两种情况:
1、冒充专利:产品本身并没有被授予专利权或者是在“专利权被宣告无效后或者终止后”即不具有任何有效的专利权的情况下,行为人在该产品或者该产品包装上进行专利标识标注;
2、假冒他人专利:标注的专利号虽然合法有效,但标注专利标识的行为人并不是专利权人或被许可人。
二、假冒专利违法行为所应当承担的行政责任:
对于假冒专利的行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2020修订,以下简称专利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假冒专利的,除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外,由负责专利执法的部门责令改正并予公告,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处违法所得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在五万元以下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以及,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三款:“销售不知道是假冒专利的产品,并且能够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由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责令停止销售,但免除罚款的处罚。”
三、假冒专利违法行为所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
假冒专利罪是刑法中唯一涉及专利的罪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020修订)第二百一十六条对此做出了规定:冒充他人专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对于假冒专利的刑罚,我国刑法保持一定程度的谦抑性,最明显就体现在假冒专利罪的适用范围上,就假冒专利罪而言,其适用范围限于假冒他人专利的行为,冒充专利的行为则被排除在刑罚处罚之外。在违法收益基本相同的情况下,两种违法行为的违法成本却相差很大,这也导致在实践中冒充专利的行为比假冒他人专利的行为普遍得多,对于假冒专利违法行为的查处,也是以行政处罚较为普遍。
假冒专利行政执法案件中违法所得额如何计算
行政执法案件中,对于假冒专利的处理一般包括以下三种,即:
1、责令改正并予公告;
2、没收违法所得;
3、罚款;
其中,对于违法所得的认定,笔者检索了各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针对假冒专利行为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综合来看,集中在《专利行政执法办法》(2015修订)第47条,即:
(一)销售假冒专利的产品的,以产品销售价格乘以所销售产品的数量作为其违法所得;
(二)订立假冒专利的合同的,以收取的费用作为其违法所得。
同时,笔者还注意到,国家知识产权局2022年02月17日做出的《关于执行假冒专利行政处罚裁量参考基准有关问题的批复》(国知发保函字〔2022〕23号)中写明:
《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四十七条的“违法所得”与《假冒专利行政处罚裁量参考基准》中“违法所得数额”的含义相同。关于《假冒专利行政处罚裁量参考基准》中“违法所得数额”的计算需遵照《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相关规定执行。
因此,各地行政机关对于假冒专利行政处罚中违法所得的认定及计算方式较为统一,即按照《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四十七条来计算违法所得,知识产权案件中存在非法经营数额、销售金额、违法所得数额等概念,但对于假冒专利中行政执法案件中,违法所得的计算一般等同于经营收入(即实际销售额),即直接以实际销售额计算违法所得,不扣除直接用于生产经营活动的必需支出,也不包括未直接进行销售的收入,笔者在此分享两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佛山市公布的2019年度知识产权行政执法十大典型案例之四—“佛山某铝业有限公司假冒专利案”
案件概况:2019年佛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查处一起假冒铝合金晾衣架专利案件中,当事人在外包装标注“专利产品*仿冒必究”,但产品外包装自行委托他人生产,并未获得任何专利,截止案发时,涉案产品在阿里巴巴网站上共计销售13个,销售金额合计274.4元,剩余成品800个存放于当事人仓库中,佛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据《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47条第一款确定的计算方法认定,当事人的违法所得为274.4元,最终做出没收违法所得274.4元,并处违法所得2.5倍即686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
第二个案例: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做出的沪市监总处{2021}32202100025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案件概况:当事人在外观专利已经终止的情况下,委托印制标注“中国专利号:ZL201030248758.X”以及“中国专利号:ZL200530042567.7”的包装袋106700只,在后续生产调味品过程中采用上述包装袋包装调味品,并对外销售,至案发时,尚有库存28246,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当事人不单独销售上述包装袋,没有违法所得,即该当事人并未直接销售包装袋,调味品的销售收入并不能认定为该案的违法所得,因此,最终认定本案中没有违法所得,对当事人处以人民币五万元的罚款。
仅利用虚假广告进行宣传但未在产品进行标注,如何确定违法所得
在实践中,往往还会出现不法行为人仅仅是利用假冒专利进行宣传,但是在产品上未注明假冒专利,这种情况能否认定为假冒专利?若认定为假冒专利的行为,则如何计算违法所得?
笔者认为可以从如下两个角度进行分析进行分析:
1、是否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三款的情形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三款规定:“在产品说明书等材料中将未被授予专利权的技术或者设计称为专利技术或者专利设计,将专利申请称为专利,或者未经许可使用他人的专利号,使公众将所涉及的技术或者设计误认为是专利技术或者专利设计;”,不法行为人在进行虚假宣传时,往往通过一定的宣传媒介进行,如宣传单、宣传海报、网页等,随着科技发展,也存在通过微信群、微信朋友圈发布进行宣传的情形。
通过上述媒介、方式进行虚假宣传的行为,笔者认为可以参照“产品说明书等材料进行宣传”进行评价。这主要是基于本法条的立法原理:所谓假冒专利的行为,是指将未经专利权人许可的技术谎称为自己的专利技术或者专利号的行为。假冒人所实施的技术有可能就是专利技术,也可能根本就不是专利技术。认定假冒行为的关键在于假冒人的行为是否让公众或者其行为的相对人误以为他就是专利权人。可见,假冒行为所假冒的并非技术本身,而是专利权人的身份。(摘自《知识产权法(第五版)》,吴汉东主编,法律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
笔者认为,不管是产品说明书,还是网页广告、微信朋友圈广告,都只是虚假宣传的一种手段,关键在于假冒人的行为是否让公众或者其行为的相对人误以为他就是专利权人,在能够达到使公众或其行为的相对人误以为他就是专利权人的情况下,行为人未在产品上进行标注,也可以参照《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三款的情形进行处理,对于违法所得,则可以按照《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四十七条来计算。
案例–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做出的沪市监金处{2022}282021009723号行政处罚:
案件概况:当事人在天猫平台开设网店,在其网店销售产品的详情页面上,当事人发布“5-10分钟突出棱角 收缩毛孔”和“专利类肉毒素成分”等宣传口号,经查明,当事人为了突出自身产品的效果显著吸引更多客户购买,自行杜撰涉案产品的效果,但是当事人并未在产品上标注专利号,在此情况下,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认定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三款规定,构成假冒专利。本案中,行为人在商品详情页进行“专利类肉毒素成分”的虚假宣传,同《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并无本质区别,对于违法所得,也可依据《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47条进行计算。
2、是否符合《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五款的情形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一)至第(四)项规定了假冒专利行为的多种表现形式,但考虑到实践中可能还有部分违法行为形式比较特殊,不能完全加以涵盖,故根据假冒专利的立法目的,设置了一项必要的兜底性条款。即:
“其他使公众混淆,将未被授予专利权的技术或者设计误认为是专利技术或者专利设计的行为”。
该条款为实践中一些特殊情况的处理提供了法律依据,因此,在面对仅虚假宣传但并未在产品上进行标注的情况,行政执法部门可以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判断是否属于本条款规定的情形,实践中,各地行政执法部门对于该条款的适用十分慎重,若有较为充分的证据认定不法行为人的行为符合该兜底条款规定的“假冒专利”情形,对于违法所得可以按照《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47条的规定进行计算。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2021年底征求意见的《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案件违法所得认定办法(征求意见稿)》,拟明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计算违法,所得的基本方式:以当事人因实施违法行为所取得的全部款项扣除直接用于生产经营活动的必需支出,为违法所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和知识产权行政部门行政处罚案件违法所得认定,适用本办法。”目前,该文件还未出台生效,目前对于假冒专利行政执法案件中认定违法所得,仍是以《专利行政执法办法》第47条的规定进行确定。

文字作品引用比例和合理使用的认定

文/王诚信义

合理使用是对著作权的一种限制,其立法目的在于平衡保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与鼓励、促进作品的创作和传播的关系。如何划定侵权和合理使用的边界,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重点以文字作品中何种程度引用比例方为合理使用情形进行探讨。

引用与剽窃、抄袭之辨


我国《著作权法》既规定了著作权利又规定了侵权行为,并明确将“剽窃”作为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列入法律之中(见《著作权法》(2020修正)第五十二条)。因抄袭与剽窃含义相同,二者经常被混用(1990年颁布的第一部《著作权法》第一次使用了抄袭和剽窃这两个法律术语,在后来法律修订时保留了剽窃这个术语,并认定抄袭的含义与剽窃相同)。


对抄袭行为,我国学者更多是围绕学术抄袭展开研究,同时又将抄袭和著作权法联系起来,因此,“学术抄袭”同“抄袭侵权”产生混淆是常有的事。法官陈锦川认为,抄袭可分为低级抄袭和高级抄袭。低级抄袭是原封不动照搬他人作品或稍加改动他人作品并署上自己的名字。高级抄袭是“改头换面”地使用他人作品或作品片段,加入自己的独创性劳动【1】。


而本文要讨论的“引用”应当作狭义理解,指的就是《著作权法》(2020修正)第二十四条中,标明出处的援用原文或者原文大意的一种写作手法。

下面将具体讨论实践中认定合理使用的方法。

三步检验法


1886 年签订的《伯尔尼公约》在第9条第2款规定,“成员国立法可以允许某些特殊情况下复制作品,但不能与作品的正常使用相冲突,也不能不合理地损害作者的正当利益。”这就是著名的“三步检验法”。
1994 年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Agreement on 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简称 TRIPs 协定)在第13条用基本相同的文字规定了“三步检验法”,“全体成员应把专有权的限制或例外局限于某些特殊情形,且不与作品的正常利用相冲突,也不应不合理地损害权利人的正当利益。”《TRIPs 协定》不仅沿用了《伯尔尼公约》中“三步检验法”的规定,还将其适用范围从复制权扩大到翻译权、公开表演权、播放权、公开朗诵权和改编权等。


我国的立法体例与《伯尔尼公约》基本对应,以《著作权法》(2020修正)第二十四条作为法律依据,确定了“三步检验法”的认定方式,依次审查被控侵权行为是否属于著作权法列举的特定情形、是否会影响作品的正常使用、是否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进而判定被控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合理使用行为【2】。 但显然仍没有一个具体的比例数字,来判断文字作品的引用是否构成侵权。

美国著作权法的“四要素” 检验法:


1841 年,美国法官Joseph Story提出了著名的合理使用三要素——使用作品的性质和目的、引用作品的数量和价值、引用对原作品市场销售及存在价值的影响程度。经过一百多年的完善,1976年这一合理使用界定标准被写入了美国版权法(参见1976美国版权法第107条):


“任何特定情况下,认定对一部作品的使用是否为合理使用,应考虑以下因素:


(1)使用的目的和性质,包括具有商业性质还是为了非营利的教育目的;(2)有版权作品的性质;(3)同整部作品相比,使用部分的数量和内容实质性;(4)该使用对有版权作品潜在市场或价值的影响。”
这一四要素判断法,直接提到了同整部作品相比,使用部分的数量会直接影响该种使用能否构成合理使用。通常情况下,被使用部分的数量越多,或被使用部分实质性内容越多,该使用就越不可能是合理使用。也就是说,大量的引用原作或者原作的精髓部分,越不可能是对作品的合理使用。这就是“实质性使用”规则:合理使用是适量地、有限地摘用或复制等非实质性使用,而不是以剽窃取代引用、以新作代替原作的实质性使用,该规则要求从使用作品的量和质两方面划定合理使用与侵权使用的界限【3】。


与三步检验法同样,这样的检验方法也需要在个案中判断引用部分是否构成侵权。从条文文义来看,“数量”和“实质”都可单独作为判断依据。对“实质”部分而言,即使引用数量不多也可能构成侵权。典型的案例是 1985 《福特回忆录》纠纷案,被告的引用仅 300 多字,还不到原作摘要部分的 1/20,但该部分涉及尼克松总统在“水门事件”中是否下令监听等内容,是作品实质上的核心,法院因此认为该引用不合理【4】。 相反,引用作品的大部分甚至全部并不一定不是合理使用,如一篇研究古代诗词的文章,可能引用原作的全部,但这种使用不是实质性使用。(在本文“法条检索”部分将进行详细说明)

案例一:
蒋友柏与周为军、江苏人民出版社有限公司、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上诉案〔(2013)浙杭知终字第13号〕

案情简介:
原告蒋友柏为中国国民党当政时期党、政、军主要领导人蒋介石的曾孙,是台湾橙果广告设计公司创办人,也系“白木怡言” (http://www.yubou.tw/)博客上文字的作者。2010年5月,被告周为军(笔名:周为筠)撰写的《悬崖边的贵族蒋友柏:蒋家王朝的另一种表达》一书,经被告凤凰联动公司全程策划,由被告江苏出版社出版发行。在该书中被告周为军大量使用了原告的博客文章。被告江苏出版社将该书出版发行。被告凤凰联动公司为被告江苏出版社的关联企业,对该书进行了全程的策划及推广。原告认为三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遂提起诉讼。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侵权成立。三被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浙江省杭州市中院二审认为,周某使用蒋某某的博文时未经原作者许可,创作时也没有给作者署名和指明出处,且使用数量已超出了合理使用的范围。因此,构成了对作者著作权的侵权,三被告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争议焦点:
本案中,二审法院将案件争议焦点归纳为:一、周某为撰写涉案书籍而使用蒋某某博文一事是否已得到蒋某某的许可。二、周某使用蒋某某的博文是否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范围。三、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合法。
其中,对第二个争议焦点的评述正是本文要讨论的内容,详述如下:
一审法院认为,我国《著作权法》(2010修正)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被告周为军在其撰写的涉案书籍中使用与原告博客文字相同的字数达到13641个、略微改动的4304个,被告周为军在涉案书籍不同章节多处使用原告博客文字,未加注引号,未指明出处,并非属于以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为目的而进行适当引用,不符合该条规定的情形,故其关于合理使用的抗辩,不能成立。被告周为军在未经原告许可、未支付报酬的情况下,使用了原告博客文字,又未指明引用出处、未进行独立创作,主观上存在过错,其行为已构成抄袭,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
二审法院认为,作为纪实作品的传记,参考第一手资料是合理的,但参考并不意味着抄袭。作者在参考第一手资料后,作者完全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从而完成某某作品,而并非一定要原文摘抄;其次,《著作权法》(2010修正)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这属于合理使用的一种方式。但行为符合该条的规定应具备一定的条件,如:应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使用文字的数量在一定的范围内。本案中,周某使用蒋某某的博文时既没有为蒋某某署名,也没有指明出处,且使用数量近2万字(相同文字13641个、略改文字4304个),该行为已超出了合理使用的范围。

案例二:
人民出版社等与汪黄任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2019)京73民终1263号〕

案情简介:
原告李桂英、汪黄任诉称:汪国真系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是中国现代诗歌文学界的代表人物,其先后创作了《热爱生命》《怀想》《假如你不够快乐》等众多脍炙人口的诗歌作品。汪国真于2015年4月26日去世,原告李桂英系汪国真的母亲,原告汪黄任系汪国真的儿子,是汪国真去世时仅有的两名第一顺位继承人,原告李桂英主张其基于汪国真生前所立遗嘱继承了汪国真对于涉案权利作品享有的著作权,原告汪黄任主张基于法定继承继承了汪国真对于涉案权利作品享有的著作权。二原告主张被告彭俐未经其许可,以营利为目的,在其创作的《真个汪国真》一书附录一中使用了《热爱生命》等59首涉案作品,在该书附录二中使用了《风入松·运城》等四首涉案作品,且对部分作品擅自进行了篡改,侵害了权利人对于涉案权利作品享有的复制权、发行权及保护作品完整权,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被告人民出版社作为出版机构,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与被告彭俐构成共同侵权,亦应承担相应侵权责任。

争议焦点:
该案中我们讨论的争议焦点为:《真个汪国真》附录一、附录二中的涉案63首汪国真诗歌是否构成合理使用?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通常情况下,作品中以介绍、鉴赏或评论为目的,全文引用诗人具有代表性的个别诗作,属于合理使用的范畴,如《真个汪国真》一书前半部分中在介绍汪国真生平时引用了其《笑着活》《我喜欢出发》《白雪情思》等作品。而《真个汪国真》附录一虽然对读者了解汪国真的作品有所帮助,但其作为全书的一个独立部分,存在与否并不影响读者对《真个汪国真》前半部分的阅读理解,也不影响《真个汪国真》前半部分作为独立作品的完整性;并且,附录一引用59首全诗的方式,也已超出了介绍、评论诗人及其创作特点的必要。至于附录二诗人年谱中引用的4首汪国真完整诗作,并非年谱介绍、评论的对象,亦非上下文叙述的必要基础,故不具有引用的必要性。附录一和附录二完整使用了汪国真63首诗作,其中不乏汪国真的经典诗作,必然会增强《真个汪国真》一书的丰富性和欣赏性,同时客观上阻碍了这63首诗作著作权人独立行使著作权并获得报酬的权利,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其他汪国真合法出版物的替代选择。

法条检索
我国现行法中直接规定引用的合理使用情形的法条,是《著作权法》(2020修正)第二十四条:
“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并且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而提及引用比例的,则是《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1985)第十五条:
“(一)‘适当引用’指作者在一部作品中引用他人作品的片断。引用非诗词类作品不得超过两千五百字或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如果多次引用同一部长篇非诗词类作品,总字数不得超过一万字;引用诗词类作品不得超过四十行或全诗的四分之一,但古体诗词除外。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但专题评论文章和古体诗词除外。”
但该实施细则已于2003年12月4日被废除,且其仅为规范性文件,不具有司法适用性,但是以使用文字数量作为认定是否适当的一个标准,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可分为三部分来看:
1.非诗词类作品。对于该类作品的引用,不得超过2500字或被引用作品的1/10,如果多次引用同一部长篇非诗词类作品,总字数不得超过10000字。案例一即是该种引用情形。
2.诗词类作品。引用该类作品,不得超过40行或者全诗的1/4,但古体诗词除外。案例二即是该种引用情形。
3.引用一人或者多人作品,引用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1/10,专题评论文章和古体诗词除外。目前学位论文的查重检测采取的就是这种方法。

论文查重检测问题
论文查重是一种为了应对论文(包括学位论文、学术论文、发表论文、职称论文以及科研成果等)的学术不端行为(包括抄袭、剽窃、伪造、篡改、不当署名等行为)而推出的一种计算机软件论文查重检测系统。它的运行原理就是把待检文章放入比对库进行检测,如果某一句、某段、或者整篇和对比库中的文章相似,就会视为重复,并得出相似比例。通常一句话连续超过13字符相同就会被判定为重复或者抄袭。
在南京大学《关于加强2022年本科毕业论文(设计)管理工作的通知》中,使用了“文字复制比”这一概念,这也是目前论文重复率的计算方法。以知网查重系统为例,“总文字复制比”就是总结果,“去除引用文献文字复制比”就是剔除了引用部分的文字,包括脚注等引用方式。而对于学位论文复制比例数值的设定,还是要看各个高校的具体规定。以南京大学为例,对于硕士学位论文及博士学位论文,均要求重复率低于10%。

小结
综上,文字作品的引用是否可以被认定为合理使用,不同作品类型需要进行个案分析。结合上述案例,从引用的比例是否适当、是否构成实质性替代,以及是否损害原作的商业利益三个方面进行考量,是较为合理性和具有可操作性的判断标准。

参考文献

【1】 陈锦川:《著作权审判:原理理解与实务指导》,北京:法律出版社,2014 年版,第 315、316 页。
【2】《著作权法》(2020修正)第二十四条:“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或者名称、作品名称,并且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3】吴汉东:《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5 年版,第 209 页。
【4】陈俊宏、吕丰足:《网路著作权的合理使用原则概观》,载《资讯科技与社会学报》2003 年第 3 期,第 107 页。

《白夜行》中与知识产权有关的两个故事

文/王晶

《白夜行》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白夜行》围绕着一起起犯罪,层层揭开了男主人公桐原司亮和女主人公雪穗之间类似于虾虎鱼与枪虾之间互利共生的恶,而桐原在小说中说“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中行走。”也暗示了《白夜行》名字的由来。

笔者最近将这篇小说读完,从知识产权律师的角度尤其关注到了小说中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故事和情节,其中有两个故事作者东野圭吾花了很多精力进行了构思,如下:

1、submarine盗版事件

“submarine”游戏软件是北大坂大学工学院电机工程系第六研究室的学生利用闲暇时间开发的一款游戏软件,游戏内容是尽快击沉潜藏于海底的敌方潜水艇。雪穗的家教老师中道正晴也是该游戏的作者之一。

在一次家教中,中道正晴无意间提到他开发游戏软件的事情,雪穗大加赞赏,中道正晴感到无比喜悦,因为他一直爱慕着雪穗,雪穗则利用这一点提出要看一下游戏卡带,于是中道正晴则将自己平常放在家中的存有“submarine”的卡带带给雪穗看了一下,但没有令中道正晴想到的是,雪穗偷偷拷贝了一份,并发给了桐原亮司。

因为桐原亮司帮助园村友彦制造不在场证明的缘故,园村友彦帮助桐原亮司修改了这款游戏,桐原亮司将修改后的游戏取名为“marine crash”,并成立了“无限企划”公司专门以邮购方式出售。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典型的侵犯著作权案件,但是从小说故事所处的日本八十年代来看,那个时候计算机软件刚刚兴起,计算机软件做为著作权进行保护在日本还没有先例,小说也说了那个时候日本政府开始针对复制软件展开取缔活动,桐原的公司也受到了警告函。对于这一点,作者借主人公桐原的话说“如果打官司,他们大概会判定复制的程序违法”,最好的证据是一九八〇年美国修正著作权法,明文规定“程序为书写者个人学术思想的创造性表现,为著作物”。

日本现行的《著作权法》是1970年制定的,1985年修订的时候对计算机软件开始了明确了保护,这也进一步呼应了小说里所讲的80年代大背景。

2、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软件数据泄露事件

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软件是东西电装东京总公司一款内部软件,包含了诸如金属加工方面的热处理、化学处理等生产技术数据。而Memorix软件开发强力促销的金属加工专家系统跟东西电装公司的生产技术专家系统数据基本一模一样,后来发现是有人以不正当手段侵入专家系统,利用公司内部的工作站,复制了整个生产技术专家系统。

在这起泄露事件中,雪穗依然起到了关键作用,其丈夫高宫诚就是在东西电装京东总公司专利部工作,专利部的员工因为平常需要搜寻专利数据,均已经取得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软件的用户名和密码,而雪穗则是偷偷记录了高宫诚抄在工作证后面的用户名和密码并发给了桐原亮司,桐原亮司化名秋吉雄一进入Memorix软件公司工作,并担任主任研发员,Memorix进而掌握了相关数据。

虽然在小说中,东西电装公司负责调查软件泄露的人认为是构成侵犯计算机软件,但是从泄露的对象来看,应当还包括了东西电装公司的部分商业秘密,主要是生产技术数据。80年代的日本,对于商业秘密的保护主要还是通过民事事先约定的方式提供合同法上的保护,直到1990年日本修订《日本不正当竞争防止法》才首次增设商业秘密条款,笔者不知道东野圭吾有没有对日本的商业秘密作专门的研究,但是小说中没有提及商业秘密的具体保护确实也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

除了上述两个案件外,《白夜行》里还提到了很多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情节,比如小说第七章的开篇定格在“涡电流探伤线圈之形状”申请书上,这份专利申请与寻找汽车水箱排水管缺损的器具有关,比如小说中人物三泽千都留是是东西电装的派遣员工,在派遣到东西电装工作期间主要负责整理专利(将微胶卷记录的专利数据改称为磁盘记录),比如“个人电脑商店mugen”盗版高尔夫游戏以及超级马里奥,以及后来筱冢药品数据泄露事件。

由此可见,东野圭吾对于知识产权有一定的研究,否则其不可能描写这么多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情况,借着《白夜行》这部优秀的推理小说,我们也可以对日本的技术发展以及知识产权保护多一些认识。